首頁 新聞中心 財經:圖片

銀行“抽貸”“斷貸”癥結何在

2018-11-01 11:46 經濟日報

對一家經營暫時陷入困難的企業,尤其是中小微企業來說,最大的擔心是什么?大多數企業負責人的回答是:來自銀行的“抽貸”“斷貸”行為,特別是當企業涉及多家銀行授信時,往往一家“抽貸”,其他家迅速跟進,企業經營雪上加霜。

10月20日,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第十次專題會議,提出要特別聚焦解決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題,對暫時遇到經營困難,但產品有市場、項目有發展前景、技術有市場競爭力的企業,不盲目停貸、壓貸、抽貸、斷貸。

市場經濟是信心經濟,穩預期是穩經濟的關鍵環節。但知易行難,這需要銀行與企業攜手共進,相向而行。為此,需要理性分析銀行“抽貸”“斷貸”的原因,并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部分企業借債盲目擴張

貸款尚未到期,銀行為何會要求企業提前償還本息?表面上看,是銀行判斷該企業的經營風險增大、信用評級下降,其還款能力、意愿不足;但背后的成因卻很復雜,既有企業自身的風險問題,也有部分銀行“沖規模”跟風放貸、風險控制能力不足的問題。

“過去一段時間,部分民營企業脫離主業大肆擴張,而且完全是靠借債擴張、杠桿收購,這就導致了企業對資金的饑渴和負債率的高攀。”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說,一旦市場出現重大變化,企業會立刻出現資金鏈斷裂,無法按期償還貸款。

因此,民營企業還是應當聚焦主業,下功夫提高核心競爭力和經營管理能力,提升自身的財務穩健性、負債結構合理性,最終實現自身的健康可持續發展。“否則再多的資金也難以滿足,也永遠會處在‘難’中,而‘難’的最后結果,就是大量的違約和金融風險。”王兆星說。

民營企業融資難究竟難在哪兒?“主要難在流動性的壓力。”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表示,直接融資和表外融資渠道受阻,包括發債困難、股權質押融資等問題,導致個別民營企業的存量融資到期無法正常接續。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融資余額保持增長,授信也保持基本穩定,并沒有出現抽貸、限貸等歧視性措施。

部分銀行只關注短期效益

一些企業存在經營風險,部分銀行只關注短期效益的行為則加劇了“抽斷貸”問題。其中,“聯保互保”風險頗具典型性,很容易拖垮一個原本經營良好的企業。記者赴浙江省調研時發現,該風險曾一度是當地銀行業面臨的最棘手問題。

浙江大家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其華曾與4家企業結成擔保關系,其中有一家企業資金鏈出了問題。“按照約定,要由其余4家企業共同為其代償,我應負擔840多萬元,這個數額本來還勉強可以承受。”陳其華說,不久后又有2家企業出現經營困難,要負擔的金額驟然升至2800多萬元,“這下就扛不住了”。

專家認為,部分中小型銀行自身風控水平有限、只關注短期效益,而忽視了企業的可持續發展。銀行需提升自身風控水平,識別出企業的有效貸款需求,同時按照市場化原則,分類施策、穩妥處置。

“如果企業的流動性困難只是暫時的,未來也有一定的訂單和現金回流,我們要求銀行不要停貸、壓貸,應該繼續給予支持,幫助企業渡過難關。”王兆星說,如果企業的經營管理粗放、產品缺乏競爭力、技術落后,在轉型升級過程中可能被淘汰,有些甚至可能是“僵尸企業”,這就不在有效貸款的需求范圍內。

風險管理要“改進”而非“放松”

“緩解融資難、融資貴問題,不能靠放松風險管控,不能靠降低信貸標準。”王兆星說,經過多年的艱難改革探索,目前銀行業所形成的一些有效的風險管控體系、審慎穩健的理念、精細化的管理機制非常可貴,需倍加珍惜。

一方面,銀行應繼續加大對小微企業、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,持續優化金融服務。例如,盡可能降低對抵押擔保的依賴,依托企業良好的信用記錄、財務狀況等發放更多的信用貸款;再如,推進流程再造,大幅度縮短對小微企業、民營企業貸款的響應和審批時間,及時滿足企業資金需求。

另一方面,銀行應繼續“改進”風險管理,而不是“放松”風險管理、降低信貸標準,否則可能會形成新的金融風險,影響國家經濟和金融安全。

當下,有效的探索正在開展。針對過度融資、過度擔保問題,浙江銀監局已試點“授信總額聯合管理”,在銀行與企業均自愿參與的前提下,針對某一企業,其已有的多家授信銀行聯合起來,共同商討確定該企業的授信總額和對外擔保總額,并開展后續監測。

同時,緩解融資難還需要堅持“幾家抬”的思路,即貨幣政策、財政政策、監管政策齊發力,優化政府性融資擔保和風險補償機制;發揮好政策扶持和市場機制兩方面作用,激發市場主體活力,優化資源配置,通過市場檢驗成功的小微企業、民營企業,進一步增強企業自身“體質”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足球手游